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

发布日期:2021-07-22 21:0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……”台上那位一拍醒木,“我叫郭德纲。”

  听说郭德纲已经是好久的事儿。如果你的朋友上班路上听的MP3都是他的相声,你怎么会对他不感兴趣呢?于是,就和几个朋友去到天桥乐茶园。乖乖龙的东,幸亏有一个兄弟跟这里混得熟,上午10点多把票订了,要等到下午两点演出开始时你再来,连站票都不可能搞到。

  北京电台《开心茶馆》主持人大鹏从郭德纲身上看到的是“大师范儿”:“一位成熟艺术家的气魄已经开始显露了”;郭德纲的长期搭档张文顺先生10年前第一次见到他在茶园里的表演后说:“一看就是角儿”;我一看见郭德纲,马上就晓得,此人属于宗师气派。演出过程中一座谈,才知道他仅仅33岁。天津人,8岁学艺,来北京摸爬滚打了十几年。

  座谈中了解到,他们的相声大会可不是开始就这么火爆,最惨的时候只有一个观众,照演。第一个节目是邢文昭先生的单口相声,台上一个人,台下一个人。说到半截台底下这位爷手机响了,邢先生站那看人接电话,他也很不好意思:“对不起,马上就完事儿。”关了电话坐这儿接着听。郭德纲上台后直接告诉他:“你要好好地听!上厕所必须跟我打招呼!我们后台人比你多得多,关上门打起来你跑不了!”

  刚说了一会儿,有人催场。郭德纲告辞我们上台演出,剩下几位“钢丝”与我们继续攀谈。你见过听相声笑的,没见过哭的吧?他曾说过一段《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》,把台下的观众都给说哭了,后台的人也哭了……钢丝们兴致勃勃地说着。我留神听隔了一堵墙的演出现场,呜呼,终于领略到了什么叫“海啸般的”笑声、香港六和合全年资料06633!掌声和欢呼声。

  那个小兄弟告诉我一段逸事,郭德纲穷困潦倒的时候,曾有一次发烧,浑身难受,好几天没吃饭,可是又身无分文。最后他翻箱倒柜找出来一个从天津来北京时带过来的呼机,强挣扎着走出家门,10块钱卖给了街边收旧呼机的小贩。用这10块钱买了一盒消炎药、两个馒头。吃完了馒头,吃了药,想:行,我这就算是又活过来了……

  第二次去天桥乐,又去了后台。演出间隙郭德纲跟我们聊了起来:“我是戗着茬儿活着的”。他跟那些只会在电视上说歌颂相声、十几年只靠一段活儿混日子、不懂相声就敢称自己是相声艺术家的人势不两立,毫不掩饰对其的鄙视态度和打倒而后快的心情。这么叫板,就不怕圈里人众叛亲离?怕什么,我是靠观众养着,又不是他们来买票。相声界就是一个“菘”字,别看我得罪他们,他们可不敢跟我当面掐,就是想出5000块钱雇个人打我一顿,最后都得为谁出这笔钱先打起来。

  又一首定场诗响起:“守法朝朝忧闷,强梁夜夜欢歌。损人利己骑马骡,正直公平挨饿。修桥补路瞎眼,杀人放火儿多。我到西天问我佛,佛说―――我也没辙。”
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



上一篇:另寻偏方 用千千静听下载手机上的歌词 下一篇:飞利达撤回精选层申报材料:备战540天、报材料仅16天